最新资讯
COMPANY NEWS

第三自然的博物馆设计

在自然博物馆的外部空间设计中运用了山、水、岩石、细胞壁、草坪这些天然生长的元素,整
个展馆充满了自然流动的气息。在博物馆的内部空间,设计师打造了一个具有东方色彩的庭院
山水园林,颇有一番意境。在中国传统文化里,山水则是山和水之组合、交融。山为阳,水
为阴,阴阳互动则万物生。老子在《道德经》的四十二章中写道: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
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
山和水的互动构成了自然风景的可能形态,世界
也在阴阳互动中慢慢展开。

因此,博物馆设计及营造的第三自然是山水,是空间,是境界,也是中国传统文化和宇宙
自然观的产物,用
第一自然做背景,天道悠悠。博物馆的自然人文情怀体现在人和物的空
间互动上,博物馆十分注重人的空间感受,希望让聚集在展馆内的人与场所产生互动,在展馆
布置上更加注重展品的图像性和艺术性,每个展馆根据主题内容的不同设计成了不同的色调风
格。
例如,起源之谜展厅用了神秘莫测的蓝色,营造一种星空海洋的静谧感,引导我们去
思考宇宙从何而来,生命的种子来自何方等等;
演化之道展厅中,化石被镶嵌在画框里,
梦幻的紫色作为背景;在
缤纷生命展厅,明亮的橱窗里面展示各种各样的贝壳、动植物标
本,神态表情栩栩如生。

人和展品保持距离又平等对话,在生命长河体验自然展区在地图上用不同的颜色做
了标记向观众展示了各个动物的分布地区,我们可以通过视觉直观地看到地球上某个动物的分
布情况、活动区域以及他们的剩余数量。同时,在展厅中遍布各种各样可以用来答题、连连看、
解剖动物的模型和机器,极大地激发了观众参与互动的积极性。除了视觉的观看之外,置身于
博物馆,观众的触觉、嗅觉甚至味觉都被调动起来。法国现象学家梅洛
·庞蒂提出了具身化
身体感知的认知方式,他在著作《知觉现象学》中指出:知觉的主体是身体,是生理
体验和心理体验相互作用的结果;同时身体是环境中的身体,即感知、身体、环境是一个动态
的统一体。身体作为感知的主体指明了感知的方式,丰富了我们对感知的认识。

博物馆为观众提供的是一个整体性的艺术场域,带动观众整体性身体感知。此外,给人身临其
境的体验,打破了人与空间的界限。博物馆的
第三自然作为一种社会景观被人为地赋予了
象征意义,同时也承担着它的社会功能,越来越多的现代都市人愿意在周末走进博物馆陶醉于
其中
人造的山山水水的景观中,这个现象也引起德国哲学家Joachim Ritter 的关注,他在《风
——现代社会中美学的作用》中提出了一个补偿性理论,即艺术的美学化正通过对于自然
的人工再现补偿了现代社会中抽象的无历史性和祛魅的生活现实
。自然博物馆将原生态的
第一自然变成可以被美学欣赏的、人化了的第三自然景观,呈现它的美学性欣赏价值,
但与此同时也带来了不断升级的人工化。当今,我们处于一个图像生产、流通和消费急剧膨
胀的时代,各种电影电视、巨幅屏幕、短视频、广告充斥我们的眼球,成为我们视觉文化的
主要组成元素,高度视觉化和媒介化将我们淹没,城市化进程持续加快,都市生活的异化让
人们对生活产生了疏离感。因此,对自然和原初的回归成为都市人向往的乌托邦。从古至今,
人类一直在不懈地探寻和营造
第三自然的空间环境,也就是像博物馆中的庭院山水园林
空间。在这里,自然的美既不是野草丛生的荒野,也不是被人类完全改造过的田野,而是与
人类共同生存,充满人文情怀的
第三自然的美。这种美超越了人所能感受的极限,是一种
心灵的寄托、灵魂的对话,即海德格尔所称的
诗意的栖居。中国历史上的文人园林就是这
种空间环境的典型代表,
第三自然所追求的这种回归大自然自在生活的本真状态
是现世乌托邦的真正实践。这个追求天人合一中国地方特性的理想世界,无论发展到什么时
期都将是一个永恒的自然梦想。
第三自然的美源于它的人格化、心灵化,如今,博物馆的
山水庭院园林被赋予了更多的人文内涵。它不仅是自然的视觉呈现,更是一种媒介,是人和
自然、自我与他者之间的一种媒介,既是一个真实的场所,又是一种幻想的存在,它变成一
道与市井隔离的社会景观。现代都市人在这里找到了出世和入世的平衡,完成了对俗世牵绊
的补偿,在世俗生活和精神生活的交错中找到了一片想象的
世外桃源,这不禁让笔者想到
杜甫的绝句:
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
意象高远,满蓄动意,虽站在现实的世界思想却飞到了九霄之外。现代人亦是如此,在生活
中始终保持着两条路线:循规蹈矩的儒家入世和闲云野鹤的道家出世。通过
第三自然的连
接,现代人的生活得到了合法性的慰藉。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