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资讯
COMPANY NEWS

景德镇把烧陶瓷的砖窑变成了博物馆

外壳“求美”,内核“求学”,是博物馆建筑语言与策展语言高度融合的最佳状态。


外壳用心,会影响到内核的方方面面。拥有一个经典的建筑设计,博物馆的未来建设就成功了一半。

9月刚开放的景德镇御窑博物馆,就把博物馆本身做成了一件大型展览作品,在建筑设计上代表了中国博物馆设计的一个新蜕变。

“根源”

独一无二的城市基因/

御窑博物馆的外形以瓷窑为原型,以旧窑砖混合新砖为材料,设计了8个大小不一、长短不一、两头透风的双曲面拱券结构。


拱券贯通上下两层。浮在地表的上半截宛若一个个正在运转的当地瓷窑。

一个建筑需要通过一种不完整的方式,一种多孔的形态,等待内容注入,形成和周边环境的有机融合。

这种理念涉及到自然建筑的实质。朱锫始终认为,自然建筑的实质就是挖掘根源,用一种当代的观念实现新经验的创造。



他一直期待人、活动、事件进入这座建筑——因为他认为建筑是“不完整的完整”。

“建筑的建成之日不是它最辉煌的时刻。只有当人、自然、活动进入时,建筑才迎来他的辉煌的时刻。”

理解了朱锫的这句话,就不难理解御窑博物馆为何呈现出看似无用、看似空虚的内部布局。

“蜕变”

历经淬炼后的浴火而变/

御窑博物馆的建筑设计,代表着中国建筑设计的新蜕变。


它突破了传统博物馆中规中矩的建筑形态以及与当地文化貌合神离似的结合,真正萃取到了当地文化的根源,并将之巧妙地注入到了整个博物馆的建筑设计之中。

御窑博物馆,是以展出景德镇瓷器文化为使命,是未来景德镇打造世界瓷都的重要力量。展览和展品必然是其稳固文化地位的重中之重。

朱锫的巧妙设计,直接给御窑博物馆增添了一件重要展品——深植景德镇第一自然和第二自然文化根源的“御窑博物馆本身”——成为了展示景德镇瓷器文化的一件重要艺术展品。

博物馆空间设计的“蜕变”赋予了博物馆空间利用更多的可能。



对于博物馆的空间设计,著名艺术家、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徐冰就分享了他自己关于美术馆空间设计的故事。

他刚开始在国际上活动时,特别喜欢大而方的空间,因为当时国内没有。之后去了一个后现代建筑师的代表——彼得·艾森曼设计的美术馆。

那个空间在两个城市之间,建筑中间还插着旧建筑,很多人评价这个建筑就像外星人扔在地上的一堆垃圾。面对尖角度的屋子和高低不平的地面,他不知所措。

可是后来徐冰才发现,越是这种空间,越能把你的思维推到了一个死角和极限,强迫你的思维要走得更远。十分规矩的空间却无法刺激你的思维继续推进。

刺激策展人的思维不断前进,或许便是由多个规格各异的拱券结构组成的御窑博物馆空间设计“蜕变”更重要的意义所在。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