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动态
INDUSTRY NEWS

呼伦贝尔历史博物馆设计38000平米

呼伦贝尔历史博物馆位于呼伦贝尔中心文化园内,总建筑面积38000平方米。博物馆设计主体建筑地下一层、地上三层,馆内共设12个展厅,是集绿色、数字、惠民等特色于一体的大型现代化的博物馆。


呼伦贝尔民族博物馆本次共展出各类文物总数2866件(套),重点展现了从冰河时期至今的呼伦贝尔历史。

展陈亮点

| EXHIBITION HIGHLIGHTS |

《融合之路——夏至南北朝时期的呼伦贝尔》和《万流归海——隋唐至宋时期的呼伦贝尔》两个展厅,以历史脉络为主线,文物展品为脊梁,辅以场景、微缩景观、沙盘模型、雕塑、绘画、多媒体等其它陈列手段,生动展示了呼伦贝尔从夏到宋时期的文化历史风貌。

01

《融合之路——夏至南北朝时期的呼伦贝尔》

一走进序厅,首先看到的是背景墙上的巨幅卷轴画面,内容主要是呼伦贝尔从夏至南北朝时期的古代文化传承。在画面的上方,则是用蒙、汉、英三种语言,书写的“夏至南北朝时期的呼伦贝尔”几个大字。


拓跋鲜卑族是早期活跃在大鲜卑山以嘎仙洞为中心地区的一个民族。他们曾经在茫茫林海中以洞穴而居,采集渔猎为业。


展厅结合艺术品、多媒体复原噶仙山场景,LED屏幕嵌入在洞穴的墙壁上,再现拓跋鲜卑族简单、淳朴的原始氏族生活,及拓跋毛在嘎仙洞和众首领议事的场景,给观众以身临其境的感觉。


东汉初年,拓跋鲜卑部为拓展生存空间在首领推寅的率领下,来到大泽开启了民族交融的征途。在此时期,拓跋鲜卑的丧葬习俗也发生了转变。展厅通过对扎赉诺尔等墓群遗存的介绍,窥见拓跋鲜卑人早期的生产、生活方式,及他们神秘的丧葬文化。


公元386年,雄才大略的拓跋珪带领拓跋鲜卑,以坚韧不拔的气魄,扫平群雄建立北魏,并广泛借鉴中原的典章制度。拓跋鲜卑的政治制度日渐成熟,经济发展更加快速,拓跋鲜卑在盛乐迈入辉煌期。


在鲜卑族的神话故事中,二次南迁中的“神兽引路”传说充满了神秘色彩。


展厅设计以屏风造型,分为正反两面播放圣武皇帝诘汾南迁遇神兽,导引始居匈奴故地的故事。让受众了解南迁之艰,及这次南迁对华夏多元一体的多民族文化融合所起到的重大意义。


公元493年,孝文帝拓跋宏率领拓跋鲜卑部开始了第四次大迁徙,将首都从平城迁往魏晋故都洛阳,自觉地学习当时先进的汉文化,从而使这个原来的森林民族、草原民族蜕变为中原的农耕民族,并逐渐成为拥有万里江山的强大王朝。

02

《万流归海——隋唐至宋时期的呼伦贝尔》

序厅空间主要以浮雕形式进行展现,浮雕墙上除了“万流归海”的主标题外,还表现了室韦历史上有影响的事件、人物,以及具有较深寓意的象征文物和文化符号。


隋唐时期,拓跋鲜卑南迁后留在呼伦贝尔地区的部族史称“室韦”,展厅主要利用西乌珠尔墓地、岗嘎墓地、谢尔塔拉墓地三个板块内容,展示了呼伦贝尔草原地区发现的室韦遗存。


同时,展厅通过精品柜展示了大量的陶罐和陶壶,并通过通柜展示了谢尔塔拉墓地出土的弓箭、桦树皮箭囊、铁矛、铁刀等重点文物。


展厅重点复原了蒙兀室韦,熔铁出山西迁草原游牧的场景。此场景运用艺术品和三维动画的形式,展示了蒙兀室韦部落在艰难的情况下,如何熔铁出山,并沿额尔古纳河穿越原始森林走出森林进行迁徙的场面。


根据 “蒙古族源与元朝帝陵综合研究”中岗嘎墓地的最新考古成果,展厅专门设置有多媒体专题片《考古进行时——蒙古探源》,以展现墓地独木棺的发掘过程、调查结果和考古意义等。


在农牧经济内容板块,展厅通过通柜和精品柜对陶器、瓷器等文物进行了展示。

同时,展厅还复原了耶律延宁任羽厥律节度使,治理室韦的具体场景,并以微缩场景的形式表现了制陶工艺的复杂流程。

金王朝依据北防南侵的战略,在与蒙古接壤的西北方沿边地带修建了以防御为主的大型军事防御体系——金长城。展厅结尾处设置多媒体展项作为展线的补充内容,通过影片对金长城的空间规划布局、建筑与防御作用等进行了介绍。

结 语

| EPILOGUE |

自古以来,呼伦贝尔地区就是北方少数民族活动的大舞台,历史悠久、民族众多,是中华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备受历史考古学家、社会各方面学者和广大游客关注的地方。本次展览对这一区域的历史风貌,向观众进行了生动而详细地展示。

呼伦贝尔历史博物馆建成开放后,将成为呼伦贝尔“文化会客厅”和文旅融合发展的新平台。同时还将为加强文化自信,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促进中华民族一体多元、民族融合做出更大贡献。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