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动态
INDUSTRY NEWS

建筑设计师严迅奇:让现代建筑传承历史

香港西九文化区西端海旁,一座“上宽下聚、顶虚底实”的建筑,在阳光照射下熠熠生辉,这座香港新地标——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于7月3日正式向公众开放。


“每次看到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全貌,都有一些诚惶诚恐。”设计师严迅奇说。这位香港建筑设计师,面对自己这个里程碑式的作品,保持着一贯的谦逊。


从故宫博物院找到设计灵感


5年前,严迅奇接到设计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的任务。他希望能够不一味追求复古,而是把它设计成一座现代化风格的建筑。“建筑是时代的产物,既要代表香港这座现代化都市的价值观,同时又要让人联想到中国历史文化传承,这对设计师来说是个挑战。”


为了达到自我设定的要求,严迅奇多次到北京,前往故宫博物院寻找灵感。他在观察与思考中找到了答案——中轴线。故宫博物院以平面的中轴线串联起一个个空间,引导参观者步步深入。




2022年5月10日,在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西九文化区管理局行政总裁冯程淑仪(中)、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馆长吴志华(右)和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设计师严迅奇(左)在挥手致意。新华社记者 王申 摄


但香港都市里的建筑无法做到平面伸展,只能考虑纵向发展。在不断思考与推敲中,严迅奇想到以立体中轴线串联不同的空间、以纵向空间体现中国古代建筑艺术的方法。


他摊开图纸,绘出一座五层展馆,由纵向中轴线立体串联起不同朝向的三个中庭:最低的中庭位于正门上方,面朝东,游客能在此望到西九文化区东西中轴线上的戏曲中心和海滨广场;中间的中庭扭转向南,能望到整个香港岛的天际线;最顶的中庭再扭转向西,面朝大屿山。


至于建筑外墙,严迅奇采用金色的铝板搭配朱红色大门。“运用现代材料重现古代建筑的肌理和色彩,能再现故宫的雍容气质。”


为了能够原汁原味实现设计师的巧妙设计,施工团队把数千块不规则的铝合金板铺陈于外墙。从下到上,外墙由直变斜,铝合金板由直变弯,开孔逐渐由小到大,连接的细部位置则是千变万化,为的是营造不同角度下微妙的光影变化。


“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在不同时节、不同时间和不同天气下,与阳光、阴影和云层形成互动,会给人带来不同的感受。”严迅奇说。


遥相呼应的“香港之门”




这是4月28日在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拍摄的建筑设计师严迅奇。新华社记者 王申 摄


在维港对面,外形如一扇敞开大门的特区政府总部与香港故宫文博馆遥遥相对。那扇“香港之门”也出自严迅奇之手。港岛不少地标建筑物都是由严迅奇设计的:湾仔会议展览中心旧翼、中环的国际金融中心……


“香港之门”代表着特区政府总部的设计主题:门常开、地常绿、天复蓝、民永系。那是在2002年,特区政府提出将政府总部连同立法会、行政长官办公室一并搬到现址添马舰。经过公开招标、广泛讨论、征求民意,严迅奇团队的设计方案脱颖而出。


在他的设计下,蜿蜒伸展的建筑板块将立法会新综合大楼、特区政府总部新大楼以及公众休憩空间有机结合起来,标志着市民与特区行政、立法机关三者之间沟通无阻。


沿着特区政府总部大楼向西前行,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下层,有严迅奇设计的香港地铁枢纽站——中环站。项目的核心考虑是人与环境的关系。


这是一座建筑物与车站、码头、道路相互连接的典范。行人向上走,可以去往上层的屋顶花园;向下走可以到达地铁站;沿天桥行走可以抵达中环码头,旅客可以在地铁、公交、渡轮及街道、写字楼之间无障碍穿行。


“友好的环境设计,对于一个密集型城市来说至关重要。”严迅奇说,建筑设计师是改善人们生活的人,这也是他从事建筑设计的初心。


建筑与环境对话


25年来,严迅奇不仅为香港绘制出一张张“城市名片”,也为诸多内地城市设计出地标建筑。


设计云南省博物馆时,严迅奇专门去云南大理、石林等地采风,把少数民族风情和昆明四季如春的气候元素融入设计理念中。


在广东省博物馆设计时,严迅奇特意让博物馆与相邻的广州歌剧院形成一圆润、一方正的不同建筑形态。“看似分庭抗礼,其实是一问一答。”


严迅奇说,近年来内地的建筑设计水平提升很快:“我觉得未来我们和内地同行合作,可以设计出更多高水平的作品。”


谈到粤港澳大湾区发展机遇,严迅奇坦言,不同的城市文化可以激发出设计师的创意灵感。大湾区给香港建筑设计师带来工作机会的同时,也需要设计师融入大湾区生活。


每当站在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朝南的中庭,远眺维港海岸线时,严迅奇总会庆幸,香港回归祖国后,维港地标不断增加的同时,古建筑和旧街巷都得到了很好的保育。


“我认为香港最大的魅力不在于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而在于城市的体态、密集感和便利性。”严迅奇说。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