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忖家族墓博物馆

来源: 发表日期:2022-11-22 290人已读
    近日,一座唐代建筑亮相济阳区垛石街道前刘村,展现了唐代临济(今济阳地区)县令顾忖墓的真容。

  记者来到垛石街道前刘村,看到这座仿唐建筑时,就被其外观吸引住了。整座建筑非常大气,平缓的青色屋顶、红色外墙,透露出一种1400多年前的唐代风韵。

 

顾忖家族墓博物馆

  墓主人是唐代临济县令顾忖

  2015年3月,垛石街道前刘村村民在修建广场时发现了一个古墓群,有两座砖室墓,为单室穹隆顶砖室墓,由长方形墓道、墓门、甬道和墓室组成。经考古专家鉴定,这是有明确纪年的唐代砖雕双室墓,具有极高的考古价值,刷新了济南考古历史。考古出土的随葬品包括白釉碗、陶罐、铁锨、瓷罐、陶璧、棺钉帽、钱币、墓志等。

  济阳区博物馆馆长王邕告诉记者,其中最重要的文物就是墓志。墓志铭显示,这座古墓的落成时间为公元835年,也明确了墓主是唐临济县令顾忖。

  顾忖,字叔文,吴郡人,享年54岁。其家族是魏晋时期的名门士族,多出官吏。顾忖十七世祖为晋代的顾荣,史载顾荣“弱冠即仕于吴,吴亡,与陆机、陆云同入洛,号为三俊”。后来更是成为拥立司马睿建立东晋的士族首领。顾荣之祖顾雍,是有名的东吴丞相,以稳毅闻名,辅佐孙权。顾忖曾祖顾迪,作过常州长史。祖父苏州刺史顾铣,父亲大理司直兼侍御史顾璘,顾忖是顾璘的第三子。顾忖有两任妻子,分别是博陵崔氏和清河崔氏。

  顾忖先后得到当时的礼部尚书、大司空李师道和刑部尚书殷宥的赏识提拔。做黄县尉时,在严格执法的同时,“懿文与诗”“敦学好礼”,才华横溢又不枉自骄狂,“纳忠而柱石不转,交贤而风雨不愆”。任临济县令时,顾忖为官清廉,非常勤政且能力出众,下车伊始便使当时的临济县“望风变俗”,路不拾遗。后积劳成疾,卒于临济县令任上。守制满百日后,于开成二年(837年)正月二十一日葬于临济县吴丘乡安固村私第东南。

  墓志的志盖上刻有“唐故顾府君墓志铭记”九个字,为唐楷,稍带魏碑风格。有别于一般墓志铭盖上的八字,多一“记”字,这是很罕见的现象。另外“记”字书写方法也比较特别,在唐代非常少见。墓志铭书法精美,均为小楷,带有魏碑遗韵,劲挺含蓄。

  一般认为,穹隆顶双墓室的墓葬制式是在五代以后,宋代才出现的,但唐代顾忖家族墓一下子就把这种墓的形制提前了100多年,这在考古史上具有标尺作用。

 

    刻有“唐故顾府君墓志铭记”的志盖

  对山东乃至全国的唐代墓葬考古意义重大

  前刘唐墓是济南地区首次发现的有明确年号的唐代砖雕双室墓,为了解今日济阳地区的地名沿革提供了重要资料,填补了现存《济阳县志》最早从金代开始记载的历史,将济阳县的历史前推300余年,对济阳县驻地地名演变的探讨提供了实物资料,对研究唐代济阳地区水力水文、自然环境以及墓葬建筑本体等方面也都具有重要意义。

  北大隋唐墓葬专家齐东方教授认为,该墓的发现解决了我国隋唐至五代、宋金墓葬考古形制上的断代问题,具有“标尺性”的典型意义。

  然而,在考古发掘的当时,这座极具考古价值的古墓存在着被毁坏的危险。为了尽最大努力保护古墓、保护文物,济南考古专家提出了一个大胆想法,对古墓群采取整体提升平移的保护措施。这一做法,在山东省乃至全国都是首例。

  2015年9月至12月28日,历时近4个月,一次性安全完成两座唐墓的整体提升和平移工作,实现了济阳区文物保护工作的一项技术性重大突破。

  2019年,济阳区积极筹措资金,进行了展示利用改造。在原有两座墓的基础上,修建了仿唐的建筑。这就是目前对外开放的唐代临济县令顾忖家族墓博物馆。

  据介绍,新建成的博物馆对前刘唐墓的考古发掘进行了功能划分和展示。博物馆展厅共分三个部分:一个是墙上的展板;第二个是考古发掘的一些文物包括复制件的展示,以及墓志的复制品、墓志铭拓片等。展示的最主要文物就是第三个部分——两座唐墓墓体文物本身。

  王邕说,这座博物馆里最有价值,也最有看头的就是这两座唐代古墓。因为这两座古墓的形制特殊,可以通过这处独特的文物了解唐代的风土人情和社会发展情况,更能感受到令人神往的唐韵流芳。

版权声明: 该文章出处来源非本站,目的在于传播,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站无关;凡本文章所发布的图片、视频等素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与研究,如果侵权,请提供版权证明,以便尽快删除。

全国热线电话

020-84317499

关注德科装饰公众号

广州德科文化产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 专业从事于博物馆设计,展馆展厅装修设计,欢迎来电咨询!

粤ICP备08126626号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ECOR